03月24日 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所以,也该说一些本不该说的话!

LR,你是女人,我不敢说我了解女人,但我知道再强的女人也抵不上一个很烂的男人,因为他们本质不同,性别不同,所以他们的天性自然也不同。你有你的成长路线和轨迹,而我也有我的成长路线和轨迹,我们本来并不会交汇,老天既然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那最好就要碰撞点火花出来,就算不那么耀眼,至少也要能够闪亮自己,你是一个貌似很有心计,但也许你的粗心足以丧失你所有心计的人,其实这也好,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我不喜欢躲躲藏藏,那不是男人做的事情。我们本来并无矛盾,我觉得其实是我有点无事生非了,也难怪,一来我比较无聊,二来股市随着我对你的深入了解进而频繁暴跌,这让我这个胡思乱想的人不得不想到了我曾经的几段经历,我觉得你现在并没有做错什么,做的也挺好,你展现给我了一个真实的你,这也是我想要的,否则大家都比较麻烦,其实我并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快速的走入你每天的生活,更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容易的走入到你以前的故事里,也许那还真就是个故事。

事情的演变,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本来我并不是很想来,理由不是不想见到你,是因为我觉得我有点失信于你,你也曾说过我似乎有点骗你了,我是个很要强的人,我也没脸再见到你,我从和你接触过几次以后,我就大体知道了你想要或者你追求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可我偏偏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了,所以我觉得这样委屈的让你生活,还不如等我准备好了以后再进行更深入的了解,不过那天和我大姑父谈话后,我就坚定了来郑州的原因,我料想,就算你再敏锐,可能你也只会沉浸在将要一起旅游的快乐中,所以你几乎不太可能察觉我的一点小心思,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是小人,可我最小人的那个举动,真还就出现了。到郑州第二天后,你去上班,而我做完早饭还没开盘,那就看看电视,找遥控器的时候,我发现两个夏新的遥控,反复试,就在找第二个遥控器的时候,我发现了抽屉里有一个本本,而且是可以加锁的那种,本能的告诉我,这是个日记本,出于好奇,我很不礼貌的打开了,里面的内容我想我就不用说了,你的字比较潦草,不过对于我这个喜好书法的人来说,这些文字看起来还是能看明白内容的,这突然萌生了我的一个想法---查看你的电脑!其实我这次来并没有想研究你的电脑,我更多的只是想让电脑适合我的使用模式而已,不过有了这么一个奇特的开局以后,我才会有了查看你的电脑,甚至我那天说测试你的想法,我的电脑技术我就不用说什么了,能看到的基本上也都看了,当然不会和日记那样仔细看,毕竟人太多了,聊天内容太过于繁杂,山南海北什么内容也都有,我只是随便翻翻看看,我知道我这样的行为很不好,也极为不礼貌,可你第一天回来后拿走了我的手机,我的心里平衡了,恩,原来你也在观察我,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声抱歉,我确实不应该那么做,不过打开日记本的那一刻也处于我的本能。后来我渐渐的验证了一些我大姑父给我描述的观点,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的,所以才来郑州看看,我不能说他讲的都是对的,我也会观察,从而更深的用心去体会你。再后来那天和你聊聊天,你哭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心爱的人流泪,说实话我真的没见过别人流泪,所以我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伤心,我只是在描述一些过程或者讲述一些事情,可你内心的变化却如此强烈,也许你真的拿我当回事了,也许她们根本没有拿我当回事,这,也许就是最本质的区别吧!我以前给你看过我的择偶标准,简单说来就是聪明,坚强,同甘共苦,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看似两个人,却形如一个人一样,这就是我对她最基本的标准。我希望你也能坚强一些,看到下面的文字后,不要流泪了,因为我只是在描述一些东西而已。

骚片AV我们的认识是缘分吗?似乎不是!我后来仔细看过你的相册,尤其是你的母亲,她和你不一样,我是说性格或者脾气吧,我是主观看出来的,我觉得你没有继承她,理由再简单不过,你走了一条看似正确但又不正确的路,正因为走了这条路,所以你碰到了很多本不应该碰到的人,当然其中也包括我,也许我有点宿命论了,可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你不选择艺术,那今天你的将不会是这个样子,当然,我也不会走进你的生活中,你会有一个很平淡的生活,但你选择了艺术,那就必将有得到也有失去,美的东西是让人陶醉和忘我的,当美梦破灭的时候,现实就会显得尤为残酷。通过相片,通过你书架上的书,我能看出你本应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可随着生活的变化,你更加显得不那么平静,你变得浮躁,从你的日记里也能看出你在几年前既有大喜大悲,而如果你的心平静不下来,那这个现状将一直陪伴你,因为我那天也说过,你目前的状态,更适合当一个情人,一个男人玩弄的对象,而不是相伴一生,不弃不离,同甘共苦的老婆,因为老婆不是你现在这样的,也许我这话说的有点过头了,但你应该可以从众多男人对武藤兰的痴迷程度得出,众多男人也会对你痴迷,因为你们有着同样性感的嘴唇,当然还有身材以及神似的长相,你说不像是没用的,关键是男人们怎么看,可你又恰恰喜欢追求美好或者浪漫的日子,那你肯定会成为众多人猎取的对象,猎取过后,鬼才知道会怎样,天生给你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也就是我说的壳,注定你会被无数人纠缠,你也更不要逃避,因为,你根本就逃不掉的。

骚片AV我其实不想写这些东西的,因为你喜欢“低调”,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可我这个人喜欢记录一些东西,所以在和你那天谈过话以后,我还是决定写一下,当然我也会注意文笔方面不要透露你。上面这些话其实我那天想用笔写给你,记录在你的日记本上,后来想想不太好,那是你的日记本,我哪能随便写东西啊,然后就想用纸写给你,夹在里面,然后等某一天你打开的时候,会发现我曾经给你留言了,随着那天的谈话,似乎不需要了这一切,那我也就记录在这个只属于我的博客上吧。你说你那天都绝望了,而我感觉我是让你失望了,甚至我觉得自己都有点自卑,我付出这么大代价,换来一个我想要的生活,而彻底了解过以后的老婆却并不是我想要的,那我真的才叫绝望,而你应该是失望才对,中午你爸第一次问了我家中的情况,看起来他似乎开始想要了解我了,我当然也会如实回答。

骚片AV说句实话,我被别人宠惯了,这其中包括男人也包括女人,我去的任何一个单位,都是我辞职,从来没有人说主动辞退我,男人找我无非也就是股票或者电脑的事情,而这些我又无一例外属于控制的地位,回想我成长经历,论坛那两年多其实也是毁了我,几十万人之上的感觉让我不知道天高地厚,后来没有了论坛,我也慢慢隐退,如果中国开放成人市场,我无疑会成为十大风云人物,这一点我会一会儿等你回来后让你看一些东西的,关于女人对我的宠爱,最早的当然是母亲,后来才会有了你所知道的Nancy,还有你知道的我的同事,也许我的性格,有些女人喜欢,可有些女人并不喜欢,总结一下就是和我接触越多的女人,往往是感触越深,而那些一面之缘的人,我决不可能奢望一见钟情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那是不可能的。我以往都是指挥别人,别人都屈服于我,当然妈妈除外,不过奇怪的是,有些人喜欢听指挥,她们认为什么事也不用操心了,反而轻松,但你不是,我经过长期的没有“指挥”别人,而在你出现的那一刻,我竟然破天荒的选择了屈服,所以也有我此前说过的,我真的怕我哪天锐气来了,你会难以招架,因为你如果不和我面对面的聊天,你根本不可能看明白我的内心,你看到的只是我的一张皮!你最可怜的地方就是,你偏偏喜欢每个男人展现给你的那张最美丽的皮,因为你喜欢漂亮的东西。按照我武断的推测,你根本读不懂任何男人,包括你此前的所有男朋友,要不然也不会有我,昨晚我也想了,不是你懒的问题,而是人家根本不给你这个机会,所以受伤的永远都是你,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懂得男人到底怎么想,至于你是否相信或者是否喜欢听,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把我想要告诉你的说给你,重要的目的不是让你看懂其他男人,而是让你至少能看懂我,否则我活着会比那些男人累多了,娶了一个根本不明白自己想法的老婆,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啊。既然你看不懂,也看不透,那我就告诉你吧!

骚片AV你说人有地域差异吗?这个答案我很肯定,有!排序是:浙江人,上海人,北京人,哈尔滨人,天津人。。。 。。。你也许会问我有什么根据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很简单,根据他们的心计以及骗人的能力还有品味及防御能力,参考物可以参看MCJT,也就是说,一个浙江人想忽悠一个甘肃人,那是相对很容易的事情。我忽悠过别人吗?忽悠过,但也被忽悠过,你下午截图给我,让我看到了janne,这个人我如果不说,你也许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以为我现在根本联系不到她,当着她的面,我删掉了联系方式,我不知道你下午给我截图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觉得,我已经看了你似乎很多的东西,也应该把我的家底亮给你,这样才公平,否则我们都遮遮掩掩,你也总是在猜我,我和你说过很多,可你没和我说过你的事情,我知道这样翻老底不好,直觉上告诉我,你很希望了解我以前的事情,只要你觉得我的事情不会让你难受,那我讲给你也无妨,趁着我还在郑州,把该说的事情说明白了,大家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只要能合得来,那我们必将并肩作战的走下去,如果我们遮遮掩掩的生活,一来很累,二来根本也看不清楚对方,主要是你现在根本看不清我,可我又不想要一个看不懂我,根本不理解不支持我的老婆,这岂不就成了恶性循环?遇到问题不怕,着手解决问题就行了,这就是我的态度!

骚片AV儿子,这是我08年3月24日写的一段话,写给的人也许是你妈,也许是你的一个阿姨,不管是谁,我希望你能理解你爸,今天股市暴跌了,似乎每一次你爸离女色或者说离婚姻更近的时候,股市就会用无情的下跌来阻挠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儿子,也许你知道!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