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11日 哀大莫过于心死!

有的时候喜欢到厌恶一个人,需要几分钟,因为见到她了,不喜欢!可有的时候喜欢到厌恶,需要一年,因为了解她了,不喜欢!这过程很微妙,其实也很曲折,时间跨度越长,似乎将承受的磨难越多,而只要一方没有信心再坚持,那将前功尽弃,一年的时间可以做不少事情,既然已经从喜欢到厌恶了,想修复,然后重新走上上升通道,那将要付出两倍的时间,甚至三倍!

现在困扰我的主要问题:是事业重要?还是女人重要?虽然女人远比创业机会要多,但是好女人也是比较难得的,一旦发现,如不珍惜也将遗憾终生,可创业则是千百次的失败也许才能换来成功,这里面的酸甜苦辣很多,我也不想只追求过程,毕竟结果也是很重要的。可到底是女人重要还是事业重要呢?不知道,但有一点很明确,女人是人,是可以交流的,她会让我感受喜怒哀乐,而事业是抽象的,是我要去做的事情,它本身不会主动给我喜怒哀乐,而是我自己去努力得到这些。不过,和人接触久了,感觉物也人性化了,可是一旦人对人形成了伤害,考虑到我的性格,这也是很难修复的,暂且定义为“物理损伤”吧!因为,哀大莫过于心死!

欢迎大家回复告诉我“是女人重要还是事业重要呢?”

原来爱得多深,笑得多真到最后,随缘逝去没一分可强留,茫然仰首苍天,谁人躲藏在背后,啊,梦中想的都遗漏,原来每点温馨,每点欢欣每个梦,随缘荡至没一分可强求,回头看这一生,人如飞虫堕网内,恨的苦的须承受,你你我我随缘曾邂逅,笑笑喊喊想起总荒谬,进进退退如何能永久,啊,冷冷暖暖都必须承受,原来每点温馨,每点欢欣每个梦,随缘荡至没一分可强求,回头看这一生,人如飞虫堕网内,恨的苦的须承受,你你我我随缘曾邂逅,笑笑喊喊想起总荒谬,进进退退如何能永久,啊,冷冷暖暖都必须承受,你你我我随缘曾邂逅,笑笑喊喊想起总荒谬,进进退退如何能永久,啊,冷冷暖暖都必须承受!

背景音乐:温兆伦-随缘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