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06日 姥爷立功

骚片AV早晨7点到了医院,一开门以为走错了,我包下的床被一个紧急住院的病人占了,很无奈,和护士长问了几次无果,只答应给一个陪伴椅,我和媳妇都喜欢安静,屋内多住一个产妇,随之而来的就是更为混乱,上午对面床家的老大也来医院看她妈妈新生的小孩,不过老大发烧了,月嫂也担心这个孩子会把一些病毒带进来,主要是对面床的老大总来摸摸我的小孩。快到中午的时候老丈人去了,一看这种情况,以他的脾气直接出去打电话了,仗着这家医院租用我们小区的地,而老丈人又在小区是头,中午的时候护士长略有点愤恨地告诉我:“刚才谁把电话打到我们董事长哪里去了?把我和科长都给吵了一顿!你们换到5楼,有单间了,让5楼的人上来,你们下去。”,说完以后我和媳妇忙给护士长表示歉意。我和媳妇都不是喜欢搞特殊的人,不过一想到为了孩子,好像在这一刻什么也顾不了了。今天姥爷立功了,一个电话搞定了这事,看着下午媳妇和孩子都能安心休息了,我也踏实了一些,月嫂也可以得到休息,以便于更好的照顾产妇和孩子。

中午给媳妇撤掉了尿管,试着下来自己去厕所,这才24小时,她这坚强劲儿确实让我佩服,没喊过没闹过,每次疼的时候自己吸一口凉气忍着。月嫂说这是恢复得快的,她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明天基本上就可以不用扶着走路了,多活动,多让孩子吸奶刺激,这样对大人和孩子都好,跟着月嫂也学会了一些科学的东西。其实聘请月嫂是个观念问题,我和媳妇愿意接受别人给我们的理念和方法,钱其实不是问题,当钱无法解决的问题,那才是真正的问题,比如今天单间病房的事情,比如我妈不能从天津来郑州了,这些,都不是钱能解决的,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发几张宝宝的图片上来,哈哈~!

阿拉伯?呵呵!(昨天从手术室抱出来以后30分钟照的,我没想到他能这么早张开眼睛观察这个世界)


来个全景图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