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05日 感谢媳妇,辛苦了,宝宝出生,男孩!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今天终于迎来了宝宝的出生,那一刻恍如隔世,真的跟做梦一样。感谢媳妇,不容易,够坚强。

这两天一直是在医院度过的,多包下一个床位,这样就跟单间一样了,在医院里呆着,什么也不干也感觉极度消耗体力。今天早晨和主任约好了11点15手术,本以为术前要有很多准备工作,谁知直到11点15才有人来推产妇去手术室,整个过程让人感觉有点突然。在手术室外面,突然叫道我,被告知5个检查3个不合格,要全麻,签字同意,开始手术。这有点让我觉得必须要马上联系月嫂了,但月嫂还在前一户人家,媳妇全麻以后,很多事情无法再告诉我怎么做,在没有月嫂的情况下,我只能去问护士。

一个下午,一个辛苦欣喜且略带手足无措的下午,没有人能帮我,我必须一个人完成,打心眼里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发自内心很无私的一种付出,这种感觉从没有过,也许这就是爸爸的感觉?我不会包裹,更不知道怎么抱起他,学在这一刻显得有点晚了,很欣慰孩子很听话,没有嚎啕大哭,他只是转睛地观望着这个世界,打量着我。回头再看媳妇的时候,她还在半昏迷状态中,脸上尽显疲态,因为是全麻,偶尔会呕吐,我一直安慰她,月嫂说下午会来的。我望着孩子,突然感觉责任大了很多,从现在起我要照顾他。

不一会儿护士送来疫苗的单子,我要抱着孩子去楼下打疫苗,4点开始,结果4点45才打上,只有我是一个人抱着孩子,只有我是一个男人抱着他,由于我根本不会抱,此时胳膊已经酸疼了,昨天下午4点至今天下午4点,一共生了16个,其中5个男孩,因为我的包被是粉红色的,别人还以为我的孩子是女孩。天津和郑州不一样,天津似乎对男女期望值并不是很悬殊,看着前面泄气的那对母子,儿子在叹着气,母亲回头看着我的孩子,对他儿子说:“你看人家这个,男孩”,这句话听起来酸酸的,那个儿子不吭声,又叹了一口气。男女很重要吗?也许吧。

下午5点月嫂来了,我如释重负,月嫂人很好,干活有条不紊,也很麻利,金牌月嫂就是不一样,看着月嫂用包被裹孩子就像我用实况足球随意马赛回转过人一样轻松,媳妇心里应该也轻松了很多。晚上月嫂开始让孩子吃初乳,看着孩子吃到了一点点初乳,心里也塌实了一些,估计明后天就会有母乳了。

骚片AV今天是很累的一天,这一下午过得跟做梦一样,这是二人世界的结束?NO,这是三口之家的开始。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