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 体病好治,心病难医

昨晚天津刮了大风,今天气温骤降了下来,正如昨天老实人回复时所说的,现在走在清晨天津的街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依旧是那种特有的天津风格,而陌生的则是马路非常平坦,且有些路名甚至也变了,以前曾有一个说法,当你无法跟上路名变化的时候,基本上你的生活水平已经落后于这个城市的发展了,当然每个城市也不会总变化路名。造成6点半出门以后,依旧可以看到无数无数的开发区班车,那些去开发区上班的人真的是很可怜,这么冷这么早,每天浪费在路途上的时间超过3个小时,上班最少最少也要8个小时,就这样,一天12个小时都奉献给工作了,而剩下12个小时再睡睡觉,那还有多少时间给自己呢?看着中环线上无数的班车,看着班车站边上那些卖早点的摊位,没想到竟然拉动了餐饮业,但我再也找不到熟悉的煎饼果子了,貌似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鸡蛋灌饼和大病鸡蛋以及面包牛奶。。。能让我感觉到熟悉的是,我6点半出来,在天津的中学门口依旧可以看到等着进校门的学生,他们三三两两在学校门口买早点,毋庸置疑,这些孩子都是去上早自习的,基本也不用猜,他们应该是毕业班之类的,很辛苦!而在郑州,那边的学校貌似下午上课很晚,中午还能睡个午觉,真TNND惬意!不知道郑州的中学是否也有这种惨无人道的早自习呢?

骚片AV我不知道上海人怎么看浦东,但我觉得上海和浦东似乎是一体的,而在天津,总感觉天津是天津,而塘沽是塘沽,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用一句天津话来说,很“嘎嘎”!

骚片AV这两天总去天津骨科医院,这医院真够破旧的,和总医院相比相差太多了,跟网上查的差不多,天津骨科医院技术牛,人才也牛,服务态度也牛得很,价格更是相当牛,很多事情真不太好说。

老爸的病在我看来,不简简单单是在体上,而也有一些在心里,至于心里的问题,只能我这个“职业”大夫来给医一下了。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