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Janne~感触随想~

半年了,又一次见到Janne,与冬天时不同,Janne换上了俏丽的裙装,带他随处转转,不过最后还是回到了她最喜欢的快餐厅,至于是麦当劳还是KFC已经显得并不重要,有时候也会想,从我身边流走的机会和爱情,是否还能有挽回?肯定不会,如果有挽回,那就不叫流走的瞬间了,对于邂逅,一生到目前只遇见过两次,一次是和LJ,一次是和给爷爷治病的大夫,对于LJ,我有些奢望,外人看来有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其实对于LJ来说有点青蛙变王子,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兴趣爱好相投,但最终还是以一个微笑忘掉了这没有开始没有结束的"爱情",对,我更愿意把这个归结於所谓的短暂爱情. 前些日子爷爷换上了脑栓塞,每天带爷爷去医院看病,渐渐的"认识"了给爷爷针灸的一个新毕业的女学生,虽然她并不是主治医师,只是一个学徒的,但是从她身上往往能看出很多我想要的东西,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制服女"的人,她穿着白大褂还是与众不同,合适的身高,超白的皮肤,洁净的马尾,一切都好像我想要的样子,而平时对我腼腆的一笑更是体现了她羞涩的一面,其实那几天也想约她晚上下班后吃饭,但考虑到带着爷爷还有身边同去的其他亲属,我一直没有开口的机会,也许几年后我心血来潮还会去那个医院,那个诊室,也许时过境迁了,也许没有也许了...

昨晚和DZ,SL去打台球,回来晚了被妈妈暴怒一顿,我一个老大不小的人了,哎,一点自由都没有,她似乎把我当一个女孩子养活者,就是女孩到了20多晚回家也没什么呀,再说打电话也通知了她我在什么地方,又不是找不到人,可我到了今天上午10点接到电话才知道妈妈发脾气的原因,因为昨天大盘暴跌,接到电话中女客户也婆婆妈妈,跌了1毛多钱眼泪都快出来了,真是烦人,就他妈跌了这一点点,值当这样吗?就这心态还想挣钱? 还想玩股票? 快他妈去死吧,如果这两天打电话给我打烦了,下回不带你玩了,操!

刚才换了一首背景音乐,换成了冬天时和janne听的这首comme toi.真想马上结婚算了,结婚后就能有自己的自由了,找个喜欢自己的人太容易,找一个我能喜欢的人.....不太容易.说说king,king不是我能得到的女人,她对男人的要求太高,也许骨子里就是这样,也许是还没有长大,他还停留在校园时代,再让她快乐几年吧,人家还没有审美疲劳,king是有自己的生活的,king喜欢的是像立威廉那样的帅哥,或者统称为帅哥,king喜欢那样的浪漫,而我却总是在一个人睡觉的事后想到死,难道这和我早期听摇滚有关? 很想有一个孩子,男孩女孩都行,属于我就行,我要教会他们我所有的技能,我要让他们的童年生活得比我快乐,这个女人在哪? 不是你,不是她,更不能是我,也许只能去外星找,对于我来说,外星就是梦境,所以我总喜欢做白日梦,收盘了,我该歇会儿了... 梦..也该醒了!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