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11日 腐败

今天股市不太好,不过我却完成了一次刀口舔血,这其实也应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主力做起来的股,一般他跑不了,因为空间达不到,除非做不成,否则他不会轻易跑掉,吸筹需要漫长的时间,需要隐蔽,而出货也许仅仅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完成,只不过看你怎么忽悠让别人来接自己的筹码,对于游资来说更是如此,大家都说游资也赔钱,这个观点我基本上否认,因为我认为他们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做就肯定要做成,否则就会被别人做掉,事先肯定是计划好了的,就像踩点一样,对于那些做臭了的,也就算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吧,回想04和05年的海虹控股,那才叫“做”盘!

下午没收盘就出去了,昨天的计划已经完成,而今天尾盘又没有操作,直接出去了,回来后看到很多月饼,是很多,也很好的那种,是XXXX地方流传出来的,听GF讲那个地方很有些来头,这里不便多说,上午刚转载了一篇关于毛主席的文章,结果让百度掌柜的给我和谐了,骚片AV我还是不多说其他的了,反正我也“败”了一回,我其实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因为总听提到,但未曾见过,也许我根本不能踏进那里半步,可是我总是对那里充满了好奇,如果你实在猜不到那地方是哪里的话,你可以想象成中南海,其实也基本属于一个档次了。

晚上吃了三全凌的汤圆,还是那么大,那么圆!骚片AVBS一下自己,龌龊一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很喜欢吃汤圆,尤其是黑芝麻的,也许是因为在我印象中第一次吃汤圆是妈妈在家门口给我买的那个宁波老太太的“宁波汤圆”吧,那时候真好,无忧无虑,也许那个卖汤圆的世家还在,可也许那个老太太早已不在了。。。 。。。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