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 思变的一年

今天是2018年最后一天,这个跨年是我和儿子一起度过的,媳妇去北京了。这一年虽然生活还是以前那样,但已明显感觉到压力,归根结底还是房贷造成的,也许这种压力在其他人看来早就习惯了,可是我才刚刚开始。

骚片AV从2018年春节前后,我就考虑放弃外汇了,因为外汇所能带给我的仅仅是探索和娱乐,并不能解决生活问题。看着每日跌跌不休的股市,再看看每个月催款还贷的短信,一个没有工作的职业股民想在这种行情下每个月从股市稳定抽水1万多是不太现实的,以前作为职业股民,没有孩子,没有房贷,行情如何都不怕,而现在每个月孩子和房贷的支出成了大头,虽然生活还和以前无二,不过焦虑感已经开始存在,就这样,我在18年5月份拿着最后仅剩的21万闲钱来到了期货市场,希望寻得一杯羹。

骚片AV到年底,期货做了半年左右,最大亏损约30%,目前回血到亏5%,进来时目标性不强,没什么计划,大的思路当然就是想挣钱,而怎么挣似乎并没有想好,和当年玩股票一样,一切先从交学费开始,现在做期货就是自己研究,再也没有以前刚入股市那种多人交流的条件了,我只是在透支我曾经在股市和汇市学到的一切用于期货市场,能成不能成谁也说不好,但也别无选择。

目前孩子还小,刚上一年级,媳妇京津豫三地跑,我全权负责孩子的吃喝拉撒以及学习,习惯了熬夜的我终于在18年最后一个季度熬不住了,身体也出现了不适,这主要是和作息与睡眠有关,精神压力也有所增加,我的睡眠质量是很高的,但睡眠不够会使人多方面出现问题。每天不到3点收盘就要去接孩子,回来要让他完成作业,我给他做饭,吃完饭要给他检查和改作业,虽然只是一年级,但是签字的东西很多,我不想让老师批评孩子和家长不认真,所以但凡签字我都会认真审阅,这一切都做完,再看看英语,打打鼓就八点多了,该给他洗洗睡了,因为我9点钟还要看期货的夜盘。一开始期货不懂,也做金属,搞到晚上2点以后才收盘,后来只做交易量大的螺纹,这样能在12点前收盘,即便这样再看看新闻也要1点左右,而第二天早晨6点整准时要起来送孩子上学,再回来看行情直至下午收盘,如此循环往复。我素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所以一旦醒着,我下午从来不睡,这也就造成连续性熬夜后有点缺觉。做外汇那会儿有时候也会早睡,不熬夜,因为有EA自动交易,而且孩子没上学,不用那么早起来送他上学,现在明白学校离家近的好处了。只能说,孩子上了小学以后,如果不想放任,那么几乎要有一个人完全陪着他至少6年的学习生活,这方面我无怨无悔,一切孩子为重,钱可以再挣,孩子的童年不会再有,就像今天是2018最后一天,明天之后再也没有2018了。

来年我会继续调整作息,一定要保证睡眠,如果说以前一周5天熬夜的话,那么逐步减少到2天,直至不熬夜,期货目前做日线了,也算是最大程度减轻盯盘的工作量,精神压力也适当少了一些。明年我还会以期货交易为主,股票几乎无交易,只逢低买入ETF,对于上市公司个股我不会参与,因为雷太多,已经没精力再去逐一研究这些,所以选择回避,进而选择更为靠谱的指数,这样我也省心,同时使自己最大程度保持和市场同步,不求跑赢大盘多少,但求别赚了指数不赚钱(ETF不会出现赚指数不赚钱)。

很多人都说明年经济情况堪忧,甚至更糟,上证指数目前在重要的技术位附近,守住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2015牛市以后的调整时间太短,筹码根本没换够,我更倾向于舍公司保指数的做法,今年退了一个中弘股份,明年也许会更多,指数的稳定靠的是沪深300指标股甚至上证50之类的公司,其他小公司让他们批量灭亡吧,要不然证监会弄一个20天不足1元退市的规定干啥,以前可是没有这种规定的!上证指数如果破掉2450,很可能向下到2100这个位置,这是1664和1849低点连线的支撑位,再跌破我也就MMP了,无底洞这玩意儿谁也摸不到底了。

2018没什么可怀念的,贴两张图,一张是全市场高价股的排名,一张则是低价股的排名,也许这些低价股明年很多会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bye 2018!

添加评论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