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28日 再见,国瓷材料

骚片AV上周五给顺顺去学小吉他试听,他没什么兴趣,反倒是我上手感觉不错,准备自己买一个玩玩,上课就算了,没时间。接待的客服见吉孩子没戏,必然不罢休,试其他乐器,果然顺顺在架子鼓上展现出了不错的节奏感和所谓天赋,媳妇以前也学过架子鼓,当年不是电鼓,扰民,而且这东西毁耳朵,影响听力,但是顺顺很喜欢,自己坐在那就打,既然这样就报个名吧,以后周末又多了个事。对于课外班,其他学科不了解,但是艺术类的,对于小孩子,可能有些老师自己水平不错,但确实小不会教这种6岁的孩子,那个吉他老师就属于这种情况。带顺顺玩鼓的试课老师虽然水平不行,但是很会和小孩儿交流,并用10分钟教会他节奏和鼓点,遗憾的是这就是个试课老师,最终教课的老师观看顺顺10分钟学会的演奏以后,满意顺顺的表现收下这个孩子,并秀了一段演奏,确实牛X,临走在宣传栏上一看,就他自己一位是天津音乐学院毕业的。。。看来没选错人,不是想让孩子学到多高水平,只希望既然学,就跟着正规老师走一段路,至少初期别走歪了。

周六是天津幼升小的报名日,顺顺的两个预约学校全都是周日,好在一个上午一个下午,片内的公立学校这一次让我明白了什么叫“铁片”,为了顺顺上学当时买的学区房,虽然老久,但是铁片,而学校二区和三区的孩子由于人数众多,全都要参与面试,根据今年的招生简章来看,二区和三区是择优录取,其他未录取的孩子要教育局随机派位。。。顺顺所在的一区仅有100多个孩子,一区的孩子只需要和家长到学校报名,走单独的通道,不考任何题,交材料就给通知书,而二区三区要经过筛选,挺残酷的。上午顺顺就算是被录取了,没费吹灰之力,进去20分钟走个过场出来了,和他同一个学前班的同学进去一个多小时才出来,还要等结果,姥姥奶奶爸爸妈妈四个人陪着她,这些家长也够不容易的。顺顺正式的挑战在下午,吃过午饭直接去了逸阳,这是天津公认的最厉害的小学,据说去年裸考逸阳全天津市只收了4个孩子,其他都是找关系花钱,今年也不例外,入学名额都已经内定完毕,面试就是个形式而已,人家也要看看天津到底还有没有牛娃,如果有,不花钱也要,没有的话就不收了。在外等候的时候发现还有北京来考逸阳的,挺悲催的一对夫妇,天津户口,北京工作,没天津市内六区户口人家逸阳也不让你面试,可是没北京户口在北京也上不了好学校,老大和妈妈进去考试,老二和爸爸在太阳下晒着,爸爸用广告彩页给他遮阳。。。这就是今年报考逸阳的一个缩影。据媳妇带顺顺进入逸阳校区后回来说,让家长等候的礼堂特别漂亮,有点奢华,当天特别热,给老师们发的降温冰糕全都是八喜的,这学校确实不差钱。问顺顺四道英语题,他自己说回答出来两个,另外的听不懂,而数学题不是卡片的,老师直接问:梯形和什么图形能组合成三角形,这道题由于此前别的家长泄露出来了,我给顺顺讲过,所以他也答上来了,但没有再问其他,应该是不属于人家看中的目标,所以也不再多问了,哪个孩子问得越多,才越有点希望。目前从家长帮APP上来看,今年裸考逸阳还没有一个孩子通过,看来都是花钱找关系进去的,这学校的特点是花钱还得找人,还得找对了人,否则还是进不去,当然,据说进不去是退钱的,可是,耽误了孩子报考其他学校,赌注有点大。为了这次面试也算是费了点脑筋,这个周末就是这么充实,跑了两个学校,顺顺说挺好玩。。。

打算开期货账户,所以今天卖出了国瓷材料,弄点钱到期货上,国瓷材料算是富国基金一直持有的,走到现在也没有太像样的调整过,就算是择高卖出吧,这股拿了有三年了,也是当年看中的股票之一,蒙对了,而和他同期的博腾股份就夭折了,这个位置的博腾股份我肯定不会离场,继续拿着。昨晚看到台海核电的新闻,又一个雷,台海核电也是前两年比较看好的股,不过没有深入介入过,自己心仪的股票成了雷,心里多少有点唏嘘,暂时不想对股市抱太大希望,换条路走走吧。

添加评论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