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 感慨的周末

周五晚上和同学出去吃了个饭,HIGH歌,喝点小酒,刚刚好,聊一些山南海北的事情,毕竟我们这些人已经在从事不同的行业,和当初学的专业已毫无关系。聊天中得知天津混动的车可以直接上牌,我本来锁定的是雷克萨斯的CT200,这消息很给力,给4S店打完电话说进口车不行。。。。。。目前丰田普锐斯和凯美瑞混动可以天津直接上牌,看来想要CT200的话还需要继续摇号啊。聊车必然也聊房,不过我对天津的地区概念也仅限于家门口,其他地方都已经很陌生了,天津这些年变了很多,昨天在马路上看到一个广告,郊区的房子15万就能买,我第一反应是便宜,第二反应是小产权房,如此低价可以买的话,是否还会在意小产权的问题呢?这价格真滴是足够低了,相当于市区的一个厕所。

骚片AV媳妇这两天周末从北京来天津,这个周末陪孩子玩了玩,感觉孩子长大了不少,很多语言也都是以前没有的,他的思维已经不是小婴儿了,现在已经是一个儿童,再也不那么好骗了,孩子真的长大了。

骚片AV其实这次回天津也是商量父亲退休后的去留,这个事一直是个大问题,非常混乱,关系到的人和事太多,想让老人跟着自己走,首先自己要有那个能力给老人创造良好的养老环境,还要老人满心愿意跟着子女,如果老人本心不愿意到另外的城市,作为子女只能累一些,要不停的奔波,因为他既然不向你靠拢,你必须要想着时不时向他靠拢,因为那是自己的父母,没得选择!在天津坐公交的时候,看着车上站着的老人,再看看那些低头睡去或者玩手机的年轻人,自己似乎什么也不想说,就像在梦里的感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年轻人不会懂老人,老人也更不愿去懂年轻人。

添加评论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4d5929b98ed1fd093ffc3d47ec712b9";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